• <div id="exoni"><tr id="exoni"></tr></div>
  • <em id="exoni"></em>
  • <div id="exoni"></div>

    <div id="exoni"></div>

    <div id="exoni"></div>
      <div id="exoni"><ol id="exoni"><mark id="exoni"></mark></ol></div>
      1. 图文切换>正文

        实?#27604;?#28857;

        换一换

        网友还在搜

       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
       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

        清明节谈死亡 你可能需要这份“悲伤指南”

        2019-04-06 15:33 | 新京报

        核心提示:经验告诉我们,悲伤是一项作业,是极为沉重的苦工。但如果我们承担它,它就能为我们效劳,令我们得以痊愈。经历一个自然的悲伤的过程,我们或许会因为某种支持而能够更好地面对日常生活。

        《悲伤的力量》的作者、丧亲心理辅导师朱莉娅·塞?#35759;?#24037;作几十年来,接待过来自世界各地痛失亲人的人们。研究表明,15%的精神疾病转诊是因为悲伤没有被处理好。关于死亡的恐惧和随之而来的悲伤大部分是源于知识的匮乏。

        那么关于悲伤,有哪些需要了解的“硬知识”?面对身边至亲的离开,如?#26410;?#29702;这种巨大的悲伤?我们整理了这本书中的观点与建议,它帮助我们处理对死亡的恐惧感并且以信心取而代之,避免失亲者因为不恰当的援助而遭遇更坏的结果。

        有爱就有痛。但也只有爱能治愈因爱而来的痛。

        ——朱利欧·兰斯洛提神父

        “人生千差万别,有时会让人觉得如此不平等,但人生中至少有两件事情,在它们面前人人平?#21462;?#29233;情和死亡。”在《非诚勿扰》的某期节?#21487;希?#24515;理学教授、嘉宾黄菡(也是《悲伤的力量》一书的译者)突然这样感慨了一句。人人都无法抵御爱情来临时的攻城略地,正如人人最终都要降服于死亡。在许多文化里,“死亡”这个话题,敏感得近乎禁忌。?#33267;?#20043;际,人沉浸在巨大的孤独与恐惧中;而失亲者,也要走过一段黑暗的泥泞之路。然而,即便面对死亡那样可怕的事情,我们也想要了解和谈论。

        《悲伤的力量》的主题是“面对死亡”。这本心理辅导书更多的并非直接给出疗愈失亲创痛的理论、原则、方法,而是建立在真实人物经历的基础上。丧偶、丧亲、手足之殇或丧子……经验告诉我们,悲伤是一项作业,是极为沉重的苦工。但如果我们承担它,它就能为我们效劳,令我们得以痊愈。经历一个自然的悲伤的过程,我们或许会因为某种支持而能够更好地面对日常生活。

        《悲伤的力量》

        作者: [英]朱莉娅·塞?#35759;?/strong>

        译者: 黄菡

        版本:新民说|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

        每一天?#24418;?#25968;的人死去,以意?#29616;?#20013;或意?#29616;?#22806;的方式。仅在英格兰,一年就?#24418;?#21313;万人死去。平均来?#25285;?#19968;个人死亡至少会影响五个人,这意味着上百万的人会被讣闻打击。他们会永?#37117;?#24471;他们在哪里听到了父?#28014;?#20804;弟姐妹、朋?#36873;?#23401;子即将死去或者已经死去?#21335;?#24687;。这个消息会影响他们余生生活的方方面面,并最终不可避免地改变他们与自己?#21335;?#22788;方式。他们在多大程度上处理好悲伤的情绪,会反过来影响到他们身边的朋友和家人。

        其?#25285;?#30495;正伤害着一个人、一个家庭,甚至一代人的,并不是悲伤所带来的痛苦本身,而是他们为了逃避痛苦所做的事情。要治愈悲伤,首先要允许自己感受伤痛。我们要了解自己内心正在发生的变化,学会辨别自己的情感和动机,渐渐真正地认识自己。

        悲伤是什么?

        悲伤是一种对待失去的情感反应,在这本书里,特指对死亡。哀悼是我们被迫调整自己去适应斯人已逝的世界的过程。悲伤是一个高度个人化、自相矛盾、混乱和无法预测的内心过程。如果想控制它,就需要理解并学会与这样的核?#20320;?#35770;共处:我们必须学会伴着事与愿违?#21335;?#23454;来生活。

        我们需要尊重和理解悲伤的过程,承认悲伤的必要性。悲伤不是医学康复模型里那种可以靠斗争去克服的东西。作为?#27515;啵?#25105;们会本能地逃避痛苦,但是,与我们的?#26412;?#30456;反:要治愈悲伤,首先要允许自己感受伤痛。我们需要在这个过程中学会在悲伤中支撑下去的办法,因为悲伤是无法逃避的。

        悲伤的出现不是按部就班的,它不是一件我们可以忘记或者?#23383;?#36523;后的事情,它是一个本身就带有能量的个体化过程,要求我们?#19994;?#22788;理恐惧和痛苦的方法,还要适应一个新的自己,我们的“新的常态”。

        当一个人哀悼与我们毫无瓜葛的死亡?#20445;?#25105;们甚至会在他身上惊讶地看到自己的影子。失亲者应该学会消除错误的印象——以为悲伤将压垮他们。

        我们感受到的痛苦是无形的,它是根据我们对逝者的爱的程?#20154;?#24418;成的或大或小的隐形伤口。处理悲伤需要我们做出生理与心理上的多种层面的努力。我们无法独自完?#20260;?#26377;这些努力。在痛失至爱中幸存的关键是来自他人的爱。有了他们的支持,我们才可以去努力学会忍受痛苦,离开逝者继续活下去——敢于向前迈步,重新相信生命。

        失去伴侣

        我们大多数人都想?#19994;?#19968;个能够与之共建有意义生活的伴侣,共同经历生活中的快乐和艰?#36873;?#29233;情总是充满风险,它的维持需要自信和互信。然而,在成为伴侣时——无论是婚姻、同居还是其他伴侣关系——人们很少预想死亡,在老去之前不会去考?#24688;?/p>

        鲜有他事堪比伴侣死亡的痛苦,它是未来之梦的死亡,也是二人当下共同生活的死亡,它是一种交互影响的情形的?#25112;幔?#20276;侣关系、身份,通常还有财务安全都被意外变故所影响。许多人在与伴侣的关系中定义自己,而后,当伴侣去?#26391;保?#20182;们害怕自己会崩溃。他们的悲伤既是情感层面的,也是身体层面的,严重地破坏了他们世界的稳定。而失去伴侣最痛苦的一种情形就是成为单亲父?#28014;?/p>

        当死去的伴侣更年轻?#20445;?#24754;伤可能会更强烈:幸存的伴?#24405;?#20026;他们期望共同拥有的未来的?#22969;?#32780;悲伤,又为死亡而悲伤。如果死亡是突发的,痛苦程?#28982;?#36827;一步加深,即便这对夫妻年事已高,突然的死亡也会带来同样强?#19994;?#22833;去?#23567;?/p>

        延伸阅读

        《直视骄阳:征服死亡恐惧》

        作者:欧文·亚隆

        版本: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2015年3月

        五十岁以上的?#34892;?#19981;愿意寻求帮助是很常见的,而且他们也不给自己什?#31383;?#21161;。研究表明,在不承认自己的受伤、愤怒和困惑的情况下,?#34892;?#30340;心理和生理疾病的发病率会更高,而在失亲后,他们会变得更加忧郁。失?#23383;?#21518;的头两年,?#34892;?#30340;死亡率也高于女性。男人往往在伴侣去世后一年内开始新的恋情,而如果没有发生,鳏夫会有三年甚至更长时间比失偶之前痛苦。

        对性的需求,是对死亡的一种健康的生理反应,表面上,是一种创造新生命的冲动。悲伤的人们常常试图使自?#27827;?#24615;联结,意欲凭此击退死亡的感觉。性冲动是自我有趣的、有创造力的一部分,它寻求活力和不可预测性。当人们的内心世界脆弱不堪?#20445;?#24819;抱紧别人是很常见的。对于那些感觉孤独和与他人隔绝的?#27515;此担?#36825;也可能是一种?#21442;俊?/p>

        死亡?#25112;?#20102;生命,但它并没有?#25112;?#19968;段关?#25285;?#32780;幸存者往往要奋力解决?#27492;?#26080;法解决的矛盾。我们需要更好地理解我们的能力,作为一个人,我们拥有多重关?#25285;?#35201;同时把握我们过去的和现在的爱。解决悲伤问题不是回到以前的生活,因为没有回头路。它更像以一位失偶的妻子所言,是?#19994;?#19968;?#20013;?#30340;常态。这一过程不能由家人和朋友匆忙完成,他们可能想通过安排一段新的关系来“治愈”一个?#36805;?#25110;鳏夫。无论这出于多大的善意,事情往往都以灾难结束,因为?#25351;?#21644;调整所需的时日可能比很多人认为的长得多。

        同样,如果朋友们认为一个人过快地对伴侣的去世翻篇,在一段“可接受”的时间过去之前就开始约会新人,他们也会?#21171;?#35770;足。比起愤怒地离开这些朋友,花点时间听他们解释观点是更好的选择。悲伤没有对错之分,我们要接受任何形式的悲伤,我们自己的和他人的,并?#33402;业?#21147;量与这种接受共处。

        失去父母

        初生?#20445;?#25105;们的眼睛锁定的第一张面孔通常是我们的父母,抱我们的第一双手是他们的。我们所拥有的每一种关?#25285;?#22312;某种意义上,都是以他们的关系为基础的。在我们的童年,他们创建了塑造我们的环?#24120;?#21551;动了我们或好或坏的自然倾向。他们的心理构成、他们的信念、他们的态度、他们的行动、他们的存在或缺席——我们像海绵一样吸收了这一?#23567;?/p>

        ?#22791;?#27597;去?#26391;保?#25105;们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影响,而感觉的强烈程度则取决于以往体验到的关系。我们可能会觉得,世界上最爱我们的人去了,留下完全崩溃的我们;也可能我们会松一口气,因为这是一段总是令人失望和受伤的关系的结束。我们可能会有复杂的爱和恨,解脱和内疚。毫无疑问,这件事把我们与自己的必死性联系了起来,因为我们是下一个在列将死的人。

        我经常看到,当有人去?#26391;保?#25972;个家庭系统都产生?#33487;鸕础!?#23553;闭”的家庭系统内?#26869;?#26377;开放的、诚实的交流,缺乏信心,由于担心报复,无法触碰禁忌话题。在这里,死亡可能会带来比“开放”系统中更大的困?#36873;!?#24320;放”系统中?#34892;?#20219;,因而有更好的沟通,家中的每个成员都可以提问而不必害怕争执或受批评。

        新近研究表明,成年子女的悲伤体验通常包括?#21644;顺?#20132;际圈,丧失以往的兴趣爱好,表达愤怒或感到内疚,出现睡眠障碍。哭泣、思念父?#28014;?#27785;浸于关于他们的思索?#30830;?#24212;,会在死亡发生后?#20013;?#24456;长一段时间,而这些完全正常。

        延伸阅读

        《生死学十四?#30149;?/strong>

        作者: 余德慧 / 石佳仪

        版本: 中国长安出版社 2011年4月

        愤怒是被普遍认识到的一种面对死亡的反应。它是对伤害的一种简单表达,就像?#25285;骸?#21710;哟,你正在伤害我,请停止伤害我!”关键的问题是如何恰当地表达它,以避免对自身和我们周围的人带来伤害。

        压?#22336;?#24594;可能导?#20081;?#37057;,而发泄愤怒虽然让人感到满足和有掌控力,但这只能导向更大的愤怒,并不能带来轻松。悲伤的愤怒,可能?#21335;?#24357;漫并且妨碍所有的事,伤害积极的情绪。根据研究,?#34892;?#20542;向于发泄愤怒,这可能导致暴力;而女性则倾向于压抑它,这可能导?#20081;?#37057;。

        如何应对悲伤的愤怒?在任何可能的时候对激起愤怒的事物采取建设性的行动——这意味着能够?#38750;?#22320;,而不是愤怒地,解释你为何愤怒。或者如果你无法说出,那就在日记中写下你的感受,停滞那种“让愤怒驱使你”的无力?#23567;?/p>

        如果采取不了任何建设性的行动,愤怒可以以三种方式从身体中健康地?#22836;?#20986;来:运动,笑,诸如冥想和呼吸训练等平静的方法。

        有规律地练习一组?#35760;桑?#33021;产生很好的效果。以下大约需要一个小时完成:

        十?#31181;櫻?#22312;日记里写下盘桓在你心头的所有事情。

        二十?#31181;櫻?#36305;步。

        十?#31181;櫻?#20901;想。

        二十?#31181;櫻?#38405;读或收听有趣的内容。

        面对自己的死亡

        当我们面对自己的死亡,我们必须面对一个事?#25285;?#21363;这是那些爱我们的人的巨大损失,也意味着我们生命意义的丧失。尽管如此,?#19981;?#26159;有好的死亡,当接受了对死亡的?#29616;?#24403;重点不再是为求生而努力,临终者是可以在一个安全的爱的环境中离去的,那是一种优雅、温柔的死亡,?#20219;?#30171;苦,也平和。

        我在临?#23637;?#24576;医院度过的时光教会了我,在我们真正面对生命?#25112;?#30340;很久之前,我们就都应该试着去谈论、计划和准备死亡,它帮助我们深入挖掘并发现我们为什么会对死亡怕得要死。如果我们静静地坐着,?#19994;?#25105;们对生命和死亡的信念,?#19994;?#19968;种与我们最亲近的交流方式,谈谈我们的愿望、我们的思想和我们的恐惧,我们的恐惧也许会消散。

        同样需要认清的事实是,即便反复交流,当死亡迫近,我们仍会觉得猝不及防。总会有一些人无法谈论他们的死亡,他们需要他们的心理防御机制严格就位。他们意识到死亡带给他们不可克服的恐惧,所以否认成了他们唯一的选择。那些不谈论死亡的人,他们有可能在那个时刻来临时会愈加痛苦。

        延伸阅读

        《最后一堂生死课》

        作者: 辜琮瑜

        版本: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2011年7月

        我们对死亡的态度很可能反?#27785;?#25105;们的生活状态,如果某人在生活中愤愤不平,他接近死亡时也很可能如此,反之亦然——我们的人格特征在接近死亡的时候往往会被强化。许多人对死亡有消极的态度,意识到自己的死亡宿命和死亡迫近的感觉会导致其高水平的死亡?#23396;恰?/p>

        情感上的支持是最重要的社会支持。高自尊者和有良好社会支持网络的人表现出的死亡?#23396;?#27700;平?#31995;汀?#29983;活在公?#19981;?#26500;中的老人被发现有很高的?#23396;?#24863;,尤其是那些身体上和精神上都很脆弱、自尊感很低的人,自尊心很?#20572;?#24863;觉自己的生活没有什么意义。

        朋友和家人可以做什么?

        爱和努力……努力和爱,这就是全部。

        ——西格蒙?#38534;?#24343;洛?#24651;?/p>

        人需要他人。我们生来互相关联。我们需要他人与我们一起或者分享我们的快乐,或者就是陪我们前行。同样,当失去亲人的时候我们需要陪伴。

        倾听

        做一个准备花时间倾听和理解朋友所经历的不?#19994;?#20154;。你可以成为他们经历的见证者,允许他们烦躁、困惑或矛盾,也或者压根儿什么都不说。

        失亲者的朋?#36805;?#26377;怎样的意识?“敞开心扉,愿意谈论死亡、逝者和不幸。写信或打电话?#20445;?#19981;要试图掩饰悲伤,把它说出来,为你的感受寻找字词。如果?#34892;?#20107;在你的生活留下了痕迹,说出来;如果?#34892;?#20107;在你的生活里留下了痕迹,说出来;如果你为他们心碎,说出来;让他们告诉你他们的感受,而不是试图消除他们。”

        这不是你的事

        跟随哀悼者的脚步,或许他现在还不想谈论他的悲伤,或许是不想跟你谈。不要强人所?#36873;?#19981;要把你的交谈、通电话和其他联络的需要跟当事人的需要混为一谈。

        多年前失子的薇姬,用不同的表达说出了我听过无数遍的话:“悲伤的人的诸多痛苦之一是不得不去费心?#23637;?#37027;些不知如何对待我们的人。我们已然在为劫后余生而挣扎,保存我们仅有的一点点能量,这样的情况下还要为他们的过失买单。”

        认可

        有足够的善意勇于认可他们和失亲者的处?#24120;?#36825;就够了。

        ?#23548;?#24110;助

        做一些实事往往更有用。比如,保证变故初期的饮食非常重要,它会使你因此备受青睐。

        诚实

        诚实令人欣慰而且容易把握。诚实有直接的简洁,可以避免悲伤中复杂的混乱,这对人们是一种巨大的解?#36873;?/p>

        敏感

        诚实固然重要,敏?#24184;?#19981;可或缺。鲁莽的诚实并不可取。晒幸福要有分寸,否则就像是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。

        长期关注

        有人故去后,尽力记住与失亲者保持联系并给予帮助。通常失亲者的生活会在三个月后?#25351;?#27491;常。但这对失亲者来说绝不意味着结束。

        信件、卡片、短信、电子?#22987;?#26080;论哪种文?#20013;?#24335;都极其有价值。

        让你的朋友自己调整步伐

        许多来访者向我转述过这样的一?#20301;埃?#20063;同样适用于大家:

        “记住,哀痛和治愈是在一个非常个人化、不可预测的节奏里发生的。你能给朋友的最大帮助是,当他们踏着自己的步伐?#20445;?#19981;要催促他们,反过来,当他们走得快?#20445;?#19981;要议论他们。你只需要和他们在一起,无论他们在哪里。”

        (本?#21335;刀兰?#20869;容,根据《悲伤的力量》整合,经出版社授权刊发。)

        原作者:朱莉娅·塞?#35759;?译者:黄菡。

        本文整合:董牧孜。

        责任编辑:朱宝君

        实?#27604;?#28857;

        换一换

       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
       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

        网友还在搜

       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
       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

        排列五开奖号码
      2. <div id="exoni"><tr id="exoni"></tr></div>
      3. <em id="exoni"></em>
      4. <div id="exoni"></div>

        <div id="exoni"></div>

        <div id="exoni"></div>
          <div id="exoni"><ol id="exoni"><mark id="exoni"></mark></ol></div>
          1. <div id="exoni"><tr id="exoni"></tr></div>
          2. <em id="exoni"></em>
          3. <div id="exoni"></div>

            <div id="exoni"></div>

            <div id="exoni"></div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exoni"><ol id="exoni"><mark id="exoni"></mark></ol></div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