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div id="exoni"><tr id="exoni"></tr></div>
  • <em id="exoni"></em>
  • <div id="exoni"></div>

    <div id="exoni"></div>

    <div id="exoni"></div>
      <div id="exoni"><ol id="exoni"><mark id="exoni"></mark></ol></div>
      1. 图文切换>正文

        实时热点

        换一换

        网友还在搜

       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
       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

        《女史箴图》十月起伦敦展出6周 寻访“晋人之美”

        2019-04-06 15:26 | 澎湃新闻

        核心提示:顾恺之《女史箴图》(唐摹本)2019年的展出时间为10月14日至11月24日,展览地点为大英博物馆91a号展厅。

        《女史箴图》(局部),传顾恺之作,唐代摹本,绢本设色

        顾恺之《女史箴图》(唐摹本)为大英博物馆最著名的中国艺术藏品,“澎湃新闻·古代艺术”获悉,这一中国书画史的赫赫名迹2019年的展出时间为10月14日至11月24日,展览地点为大英博物馆91a号展厅。据悉,《女史箴图?#21453;?#20026;东晋顾恺之(约345年—406年)所作,大英博物馆所藏版本带有?#28798;?#30340;六朝遗风,应是唐代摹本,是难得的早期绢本画作。

        澎湃新闻同时还特附上2014年夏天对大英博物馆展出《女史箴图?#36820;南?#22330;观展手记,以飧读者。

        《女史箴图》由东晋顾恺之根据晋代诗人张华于公元292年写?#25721;?#22899;史箴》所绘,?#32654;?#20195;贤妃的故事来告诫宫廷妇女需遵守妇德。

        顾恺之(348年- 409年),字长康,小字虎头,东晋时期无锡人(今江苏省无锡市)。中国绘画史上的杰出画家、绘画理论家、诗人,诗书画皆擅。尤精于人像、佛像、禽兽、山水等,时人称之为“三绝?#20445;?#30011;绝、文绝和痴绝。

        顾恺之像

        现存大英大博物馆?#25721;?#22899;史箴图》被书画研究界多数专家认为是唐代摹本,其内容由右至左展开,画心有九段单景式构图,原文题在每一段图像的右侧。开端原应另有三段图文,?#32422;?#31532;四段题字,但在乾隆时期已不存。乾隆去世后,《女史箴图》一直被收藏于紫禁城建福宫花园,慈禧太后时期被移往颐和园。

        1899年,义和团?#24405;?#20843;国联军进京,驻颐和园的英军第一孟加拉骑兵团的克劳伦斯.K.约翰逊上尉(Captain Clarence A. K. Johnson,1870–1937)趁乱将《女史箴图》盗走,约翰逊上尉的家人后来则辩称《女史箴图》是又一个被约翰逊拯救的贵妇赠品。约翰逊1902年回到伦敦后,并没有意识到《女史箴图》的价值,他把《女史箴图》拿到大英国博物馆想让馆?#22791;?#30011;轴上的玉扣估价,大英博物馆绘画部的管理员Sidney Colvin (1845-1927)和他的助手Laurence Binyon (1869–1943)意识到?#33487;?#24133;画的价值,于是以25英镑从约翰逊手中购得。1912年,大英博物馆雇佣日本画家杉崎秀明和漆原木虫制作了100份?#26223;?#22797;制品。 1914到1915期间, 《女史箴图》被分割成两长段和一小段保存, 第一段包含9幅场景的原作,第二段包括了其他所有的后来添加部分,第三段是邹一桂的画作。

        《女史箴图》入藏大英博物馆已过百年,“澎湃新闻”曾于2014年在大英博物馆近距离看《女史箴图?#32602;?#22899;史箴图》被安放在展厅中央的陈列柜中,参观人数非常之多。但据当时的大英博物馆策展人史明理对澎湃新闻介绍,“陈列柜中?#25721;?#22899;史箴图》不会再被移动,每年?#36824;?#24320;展览一月左右,其余的时间都会被避光保存,只有在特别的参观需求下才会将避光?#33267;?#26102;打开。?#27604;?#27492;周全的保护为的是让《女史箴图》再?#26469;?#20445;存千年以上。

        大英博物馆《女史箴图?#21453;?#21069;展览现场澎湃新闻图

        去年辞世的知名艺术史学者方闻先生认为《女史箴图》人物造型的立体感可说是受到张僧繇“?#32426;?#30011;”立体化的影响,而且又保?#33267;?#39038;恺之用?#30465;?#32039;劲连绵……?#22987;?#21608;密”的风格。大英博物馆研究员则认为,如果考虑画面上顾恺之的题款,且顾恺之住在江南,这幅画的源起最终应当和顾恺之有关系。

        由于大英博物馆在收藏《女史箴图》初期,采用的是“日式折屏手法”的装裱手法,导致画面割裂,对此文物界一直颇有诟病。大英博物馆藏《女史箴图》画卷被分为三部分平放展示:第一部分:原作部分,长348厘米,高25厘米;第二部分:后世添加部分,长329厘米,高25厘米;第三部分:乾隆朝邹一桂所作松竹石泉,长74厘米,高24.8厘?#20303;?/p>

        大英博物馆《女史箴图》展览现场

        所谓“日式折屏手法?#20445;?#31616;单的说就是将中国古代书画割裂成几个部分并且装裱在?#26223;?#19978;,此种装?#24310;?#20445;护古代书画的做法,中国的博物馆是绝不可能这样做?#25721;?#21407;故宫博物馆副院长杨新曾于2001年在大英博物馆近距离观摩《女史箴图?#32602;?#20182;在此后接受采访时曾说:“英国人按照西方的形式来对这个作?#26041;?#34892;了改造。他就是像油画一样应该是挂在墙上的,所以他把这个《女史箴图》一段一段就截下来了。”

        ?#26412;?#25925;宫所藏?#25721;?#22899;史箴图》摹本

        不过,这样的装裱毕竟是有着历史的原因,据悉,?#35775;?#22269;家现在对收藏的中国书画手卷再未采用这样的装裱方法。

        “澎湃新闻”特附上2014年夏天对大英博物馆展出《女史箴图?#36820;南?#22330;观展手记。

        《女史箴图》(局部),传顾恺之,约5至7世纪,绢本设色

        观展手记| 顾村言:寻访《女史箴图》中?#25721;?#26187;人之美”

        甲午之夏,在尘封多年后,伦敦大英博物馆所藏晋代顾恺之(传)《女史箴图》(The Admonitions Scroll)特展终于穿插于大英博物馆“中国绘画集萃:长江?#26032;謾?Gems of Chinese painting: a voyage along the Yangzi River)大展中对外展出,虽展期仅一个多月,然而于《女史箴图》意义却极大,一方面是大英博物馆为此特别整修了91号展厅“墨香堂?#20445;?#29992;于长期陈列中国古代书画等。100多年前从中国圆明流失?#25721;?#22899;史箴图?#21453;?#27492;将一直安放在展厅中央的陈列柜中,且每年?#36824;?#24320;展出一个月,其余时间则原地避光保存。

        颇有意味的是,就在100年前,大英博物馆历史上第一次将其收藏的中国古代绘画公开展览时,正是《女史箴图》第一次公开亮相。对于百年后的这次展出,大英博物馆研究员、策展人史明理称“这可谓是大英博物馆历史性时刻的重演”。

        对中国观者而言,除了100多年前被?#20323;?#30340;耻辱与中国文物流失域外的痛楚,这或许也见证着一个重新发现与领略“晋人之美”的时刻。

        宗白华先生在其名著《美学散步》一书记有:“汉末魏晋六朝是中国政治上最混乱、社会上最痛苦的时代,然而却是精神史上极自由、极解放,最富于智慧、最浓于热情的一个时代。因此也是最富有艺术精神的一个时代。王羲之父子的字,顾恺之和陆探微的画,戴逵和戴颙的雕塑,嵇康的广陵散(琴曲),曹?#30149;?#38446;籍、陶潜等的诗,郦道元、杨衒之的写景?#25721;?#26080;不是光芒万丈,前无古人,奠定了后代文学艺术的根基与趋向。”

        《女史箴图?#32602;?#36825;一皇皇名迹在大多情况下被认为是顾恺之作品的唐摹本,事实上,即使读其印刷本,再?#21592;?#32771;古所见的南北朝壁画漆画,其风神气韵实在是宋摹《洛神赋图》、?#20420;角?#22270;?#36820;任?#27861;相比?#25721;?/p>

        “?#24449;?#21508;半”顾恺之,“?#20160;?#29983;动”《女史箴》

        因为《女史箴图》上?#25721;?#39038;恺之画”四字,顾恺之也是中外绘画史上有作品可以考证与争论的第一位知名画家。

        顾恺之字长康,出身于江东四大望族之一,博学有才气,曾为桓?#24405;?#27575;仲堪参军,即算是军事幕僚之一,工诗赋书法,尤?#39057;?#38738;。时人称之为三绝:画绝、才绝和痴绝。其风神潇洒于《世说新语》或《晋书》中均可见出不少,于千百年后读之依然移人。桓温称其“?#24449;?#21508;半?#20445;?#20854;中有的是真痴,即所谓“人无癖不可交,以其无真情?#30149;保?#32780;有的或许是面对世?#32769;?#24694;之下的无奈假痴——比如,面对?#24863;?#30340;窃画与所谓用以?#21592;?#30340;柳叶。

        在中国绘画史上,顾恺之的地位几乎等同于书法史上的钟繇或王羲之。唐代李嗣真、张怀瓘,均认为顾恺之画为上古极品,张怀瓘?#21592;?#39038;恺之及其弟子辈陆探微、张僧繇有言曰:“象人之美,张得其肉,陆得其骨,顾得其神。神妙无方,以顾为最。” 尽管当下有学者认为历史上顾恺之存在被“神化”的迹象,但可以肯定的是,古人对顾恺之画作的品鉴,也必然是建立在所见大量高妙顾画的基础之上。

        正如在唐代,王羲之真迹尚较多一般,顾恺之画作在彼时仍然是较易见到且可?#21592;?#21028;断——唐代《贞观公私画史》一书共收录顾恺之作品17件,《历代名画记》中则收录29件。历经五代战乱,入宋后,顾恺之画愈加少见。在米?#28010;?#22788;的时代,顾恺之的画作绝大多数已经成了传说——入内府见于《宣和画?#20303;?#30340;托名顾恺之的仅存9件而已。

        《女史箴图》最早即记于米芾?#25721;?#30011;史?#32602;骸啊?#22899;史箴图》横卷,在刘有方家,人物三十余。以上?#20160;?#29983;动,髭发秀润。”

        《女史箴图》(局部)

        若结合中国文人画的特征,再考察顾恺之的生平与所留画作,可以肯定地说,中国文人画是可以始于顾恺之或者更早。而论及将绘画与书法文章相结合的最早名家作品,《女史箴图》也是留存至今最早的作品之一。

        所谓?#25721;?#26187;人之美”正是那个时代通过各种人物所呈现出的真正中国文化精神,即以本真之心,以真性情?#38750;?#20154;生的至真与自由,其渊源既有孔?#23588;?#24351;子各言其?#23613;?#21566;与点?#30149;?#30340;平常与蔼然,也是庄子所描绘?#25721;?#34256;姑射仙人,绰约若处子,肌肤若冰雪”的天?#25910;?#20154;,如宗白华所言,“汉代的俗儒钻进利禄之途,乡原满天下。魏晋人以狂狷来反抗这乡原的社会,反抗这桎梏性灵的礼教和士大夫阶层的?#39038;祝?#21521;?#32422;?#30340;真性情、其血性里掘发人生的真意义、真道德。他们不惜拿?#32422;?#30340;生命、地位、名誉来冒犯?#25345;谓?#32423;的奸雄假借礼教以维持权位的恶?#23631;Α?#26361;操拿‘败伦乱俗,讪诱惑众,大逆不道’的罪名杀孔融。司马昭拿‘无益于今,有败于俗,乱群惑众’的罪名杀嵇康。阮籍佯狂了,刘伶纵酒了,他们内心的痛苦?#19978;?#32780;知。这是真性情、真血?#38498;?#36825;虚伪的礼法社会不?#36132;?#21327;的悲?#23576;紜?#36825;是一班在文化衰堕时期替人类冒?#29031;?#21462;真实人生道德的殉道者: 其痴尤不可及!”

        彼时以“痴绝”名世的顾恺之?#27604;?#27491;是其中的代表人物之一。

        《女史箴图》(局部)

        大英博物馆中哀而不?#35828;摹?#26187;人风味”

        大英博物馆与中国绝多数国家级与省市级博物馆美术馆一样,实行的是免票制,大门朴素而?#32478;擔?#20837;?#32771;?#26159;颇为宏伟的旧式罗马建筑,进门后一个巨大的玻璃天幕中庭,与博物馆的老建筑相配,看去?#26408;?#24352;力与意趣。

        《女史箴图》所在?#25721;?#20013;国绘画集萃:长江?#26032;謾?#22823;展则在最北端的五楼91号展厅,大英博物馆多处张贴有这一展览的海报,所附的作品则是项圣谟?#25721;?#31179;林读书图》——个人以为这幅琐碎的山水作品并不算高明。经过日韩?#20219;?#29289;展厅,再穿过一个名为“德国?#33267;眩?#24052;塞利兹和同代艺术家”(Germany Divided)的展览,便是“中国绘画集萃”大展所在的91号展厅了。

        入口处有巨大的展览标牌:“中国绘画集萃:长江?#26032;謾?Gems of Chinese painting: a voyage along the Yangzi River),展览日期从4月3日到8月31日。展览导言开篇便?#24433;?#25324;苏州、扬州、杭州、南京等?#25721;?#27743;南?#22791;?#24565;谈起,称由于扬子江于这片土地贯穿而过,自公元三世纪开始,就成为中国最繁华也是文化生产力最强的地区,文人墨客辈出。整个展览其实是?#33267;?#20010;展室进行,外面的大展?#39029;鋁凶?#20174;宋元时代到晚清的画作,而最里间的小展室则大书“墨香堂?#27604;?#23383;,即是《女史箴图》特展所在的展厅。

        直?#32908;?#22696;香堂?#20445;有?#22312;课本上所见的模糊不清?#25721;?#22899;史箴图》长卷果然?#26454;?#22312;?#23567;?/p>

        《女史箴图》是依据西晋张华《女史箴》一文而作,原文十二节,即画有12段,现仅存9段,绢本设色,右首开篇第一段即是挺身赴难?#25721;?#20911;姬婕妤挡熊?#34987;?#21355;汉元帝事,冯婕妤挺身向前,临危而不惧,神情、气势与柔弱的清代仕女全然不可同日而语。而让人意料之外的是,以前读印刷品一些线条笔墨多漫漶不清,而细观原作,没想到墨韵几若新出,真不?#20260;家欏?#20911;姬与汉成帝之间的空白处盖有“睿思东阁”大印,据?#23548;?#26159;?#20301;?#23447;藏印之一,韩滉?#27573;?#29275;图》、孙位《七贤图》均可见出此印。此外,汉元帝身后的前隔水黄綾上,留印较多,如“政和”、“御书”(瓢印)、“宣和”、“御书?#32771;?#34255;印”、“乾隆御览之宝”、“项氏子京”等。

        《女史箴图》(局部,班婕有辞一段)

        第二段绘“班姬拒汉成帝同辇”事,箴文:“班婕有辞,割驩同辇。夫岂不怀?防微虑远!”此图与1960年代山西大同所发现的北?#26680;?#39532;金龙墓?#26223;?#28422;画风?#20081;?#26377;相似之处,包括辇车的设置等,与《女史箴图》?#25913;?#29983;动的?#21490;?#19981;同的是,司马金龙墓漆画相?#32422;?#21333;粗疏一些。《女史箴图》箴言两侧各绘一仕女,右侧仕女身材秀颀,?#30465;癝”形,长袖飘逸,衣?#25346;?#22320;,衣纹及面容皎好,唇极红,面部轮廓线准确生动,飘渺飘逸,?#30041;伶面謾?#30495;当得起“窈窕”二字。现代?#24403;?#30707;先生喜绘?#25721;?#20108;湘图”或于此取法极多,长袍大袖,宽?#25346;?#22320;,一种哀而不伤、宁?#25554;?#23194;的仕女形象极具“晋人之味”——这?#37096;伤?#24471;上抱石先生抗战时对于家国民族思考后所向往的理想人格。

        司马金龙墓出土漆绘屏风(局部)

        第三段绘一武士于山边射弩,山间?#26376;?#36215;伏,日乌玉兔?#33267;?#20004;侧,山间?#26032;?或羊),有虎坐于山间,与山之比例均不等,远处一对锦鸡(或翠鸟)上下?#19978;瑁?#22238;眺绝潼,近树则似影响?#26410;?#26446;伯时《山居图》等,古朴且具装饰性。此图喻张华之句:“道无隆而不?#20445;?#29289;无盛而不衰;日中则昃,月满则微;祟犹尘积,替若骇机。”所说是保持中庸平和的?#35272;懟?#30011;家?#21592;?#19979;风景的描绘,无疑受到汉代帛画、画像砖的较大影响。

        《女史箴图》的山景和猎人

        颇有意味的是,十多年前故宫博物院杨新先生参加大英博物馆收藏《女史箴图》百年所举行的?#21009;?#20250;上,曾提交《从山水画法探索《女史箴图》的创作时代》一文,认为《女史箴图》并非顾恺之所绘,而是北魏时的宫廷画家遵北魏孝文帝之命所绘。然而细读杨新之文,其实也仍然只能算作一家之言,且其主观推断过多,说就此即可?#21697;?#22899;史箴图》与顾恺之的关系,并不能服人。

        相比较而言,方闻先生在其文章认为《女史箴图》是6世纪后期南朝宫中临摹顾恺之之作的观点倒更让人信服,方先生认为《女史箴图》人物造型的立体感可说是受到张僧繇“?#32426;?#30011;”立体化的影响,而且又保?#33267;?#39038;恺之用?#30465;?#32039;劲连绵……?#22987;?#21608;密”的风格。

        无论是杨新先生,抑或方闻先生,所有这些观点,?#27604;?#26410;必是定论,却是对?#26410;?#20197;来对《女史箴图》定说的挑战,对顾恺之的研究?#21491;?#19982;方法也是一种拓宽。然而,不可否认的是,米芾、董其昌的观点依然是有其立论所在?#25721;?#33267;少,《女史箴图》的母本一定是与顾恺之一脉相关的,包括司马金龙漆画,考诸历史与?#21335;祝?#20854;源头或也与顾恺之画学一脉相关。从这一角度而言,于《女史箴图》寻找晋人画风与文脉所在,其结果必然是不会让人失望的,?#24403;?#30707;“二湘图”的创作即是一例。

        《女史箴图》(局部)

        被割裂的卷轴,?#24615;?#21382;史的画面

        《女史箴图》第四段一女子揽镜自照,一站立女子为端坐女子?#23810;?#38271;发,箴?#25721;?#20154;咸知修其容,莫知饰其性;性之不?#21361;?#25110;愆礼正;斧之藻之,?#22235;?#20316;圣?#20445;?#36825;与“吾日三省吾身”、“内圣外王”有相通处,从某一角度而言,这?#37096;?#20197;说是尽可能保持内心的本色。 第五段画?#20391;?#38388;夫妇相?#24120;?#31668;?#25721;?#20986;其言善……同衾以疑?#20445;?#31532;六段画夫妇并坐,妾侍围坐,?#27827;?#32599;膝。第七段画男女二人相向对立,?#20982;?#23545;女子举手做相拒之势,箴?#25721;?#27426;不可以渎,宠不可以,专实生慢,爱极则迁……实此之由?#20445;?#31532;八段画一女史端坐,有贞静之态,箴文是“静恭自?#36857;?#33635;显所期”;第九段画一女史端立,执彤管而书,身后箴文是“女史司箴,敢告庶姬?#20445;?#38754;前有二窈窕女子相伴而行,相视而语,飘逸的?#26588;?#26411;端则是轻灵的四个字“顾恺之画”。

        《女史箴图》(局部,女史司箴,敢告庶姬)

        就个人现场体会而言,末几段绘写最佳也最让人心仪的还是执彤管而书的女史,所谓“女史司箴,敢告庶姬?#20445;?#33258;在一种光明磊落与静美娴雅之态。

        《女史箴图》画之主体部分并不长,来来回回读过多次,这才到对面展柜——起首是三个大字?#24052;?#31649;?#32908;保?#31995;乾隆所书,也是这一画卷在清宫时的引首部分——原来大英博物馆将好好一手卷《女史箴图》早割裂开来,裱褙成平板式多段进行展示。

        《女史箴图》(局部)

        ?#24052;?#31649;?#32908;?#22806;,依次展出的还包括乾隆画兰图、金?#20262;?#22899;史箴?#25721;?#39033;子京跋、乾隆跋。而在靠墙处的另一柜中展示的则是《女史箴图?#38750;?#38534;时的卷首仿制缂丝包首( 上面原有“顾恺之画女史箴并书迹”墨迹,裱时被去除)、卷末《邹一桂松柏图》(墨色颇佳,画?#27425;?#29983;气),均分别截断开,这在中国文物界几乎是不?#19978;?#35937;?#25721;?#36825;样的展示一方面对画作本身会有破坏作用,另一方面,展示的逻辑来说也相对混乱。十多年前到大英博物馆的一位中国古代书画研究者曾回忆说,由于长期地球引力影响,《女史箴图》当时已出现掉渣现象,后在其建议下改为平放。

        对于截成多?#21153;?#21046;的原因,大英博物馆研究员史明理说,这缘起于1914年至1918年间,大英博物馆的纸质与绘画修护师Stanley Littlejohn开始将画作裁?#20260;?#27573;,装裱在镶板之上,这种方法源自于日式折屏手法。

        乾隆?#23454;?#30340;兰花和题诗

        出现在长卷的乾隆画兰图不过数笔,虽尽力表现出一种幽姿,然而却难掩俗气,画上且有一段小跋:“长夏几余,偶阅顾恺之女史箴图,写幽兰一枝,取其窈窕相同之意云尔。”可以想象乾隆案牍之余赏画?#36951;?#28982;兴起的样子。

        后面即是一?#21490;掄再?#30340;瘦金体,系酷爱瘦金体的金?#20262;?#36873;抄《女史箴图》原文:“欢不可以渎,宠不可以,专实生慢,爱极则迁……”这当是北宋靖康之耻后,原属徽宗收藏的珍品大多被掠入金人手中。其后经元明清三代民间收藏,又被收入清宫成为乾隆藏品,而在八国联国侵华后,则再次于圆明园被?#20323;?#24182;永久流失海外。

        一幅意在弘扬女德、描绘窈窕唯美与雅正娴静的画卷却先后见证中国历史上两次巨大的?#24179;佟?#38742;康之耻与圆明园罹难,大概也就《女史箴图》一件了,念之叹之,真欲如右军面对先墓时的慨叹了:“奈何!奈何!”

        金?#20262;?#36299;文后有项子京以小篆题“晋顾恺之小楷书女史箴图神品真迹”。

        再后面则是乾隆长跋,书法不同于其常见的软?#27169;?#32780;极富精神:“晋顾恺之喜丹青,自云传神正在阿堵间,是知非深入三昧者不能到。此卷女史箴图流传千数百余年,而神采焕发,意态欲生,非于后人窥测所可涯?#21360;?#33891;香光跋李伯时潇湘图云,列中舍所藏名卷有四,以此为第一,信哉。是图向贮御书房。继?#32654;?#30011;蜀江九歌、潇湘诸卷,?#21490;?#33891;跋中名卷之数,移置建福宫之静怡轩,颜曰四美,?#28798;久?#36175;。千古法宝,不期而会,正复不?#20260;家椋?#29575;记数言,亦为是卷庆剑合?#30149;!?/p>

        乾隆朝邹一桂所作松竹石泉

        若不观原画,仅读乾隆所言?#25721;?#27969;传千数百余年,而神采焕发,意态欲生,非于后人窥测所可涯?#21360;保?#25110;以为就是对?#32422;?#25910;藏的浮夸之语,然而面对原作,细读品赏,才知?#25628;?#19981;虚,画幅虽剥落与蛀?#21019;?#36739;多,然而所绘人物皆人面如新,女?#20323;?#22836;皆有画纹,衣袂飘飘,一?#19978;?#27963;的逸气于千载后直欲扑面而来,移人性情。

        史明理女?#30475;?#21069;则将《女史箴图》与列奥纳多?达??#31227;娴摹?#33945;娜丽莎》相提:“第一眼看上去或许让人失望,和《蒙娜丽莎》一样(越看越有意?#31471;?#22312;)。”其实《蒙娜丽莎》晚生《女史箴图?#38750;?#24180;左右,两者或是难以同日而语的,而《女史箴图》的飘逸风神更是大多数西方画作所缺失?#25721;?#23601;这一点看,反而同样收藏在卢浮宫一个不起眼通?#35272;?#30340;另一意大利文艺复兴巨匠波提切利的壁画与之有相通处,那幅破损较多的波提切利壁画《维?#20260;?#21644;美惠三女神给年轻女孩的礼物(Venus and the Three Graces Offering Gifts to a Young Lady)》多以线条写出,笔触轻灵,整个画面充溢着一种迷离?#31168;?#30340;气息,其气韵与风神曾让?#32422;?#27969;连再三。

        《女史箴图》(局部)

        想想个中?#35272;恚?#20284;乎相通处也在于一个大的历史背景,?#21491;?#20010;黑暗的时代(汉末政治的昏暗与“万马齐?#22330;?#30340;?#20998;?#20013;世纪)进入一个发现人、关注人的时代,一个?#38750;?#20010;性自由,也即真正发现人文主义精神的时代真正?#30423;伲?#32780;无论是顾恺之画作、右军父子的书法?#32422;?#38518;潜、郦道元诗文所凝固?#25721;?#26187;人之美?#20445;?#36824;是千年后的?#20998;蕖?#25991;艺复兴”诸多巨?#24120;?#33707;不如此。虽然早慧的汉人这种?#38750;?#33258;由与人文的精神与努力其后却又屡屡被异族打断,从五胡?#19968;?#21040;女真、蒙古的?#20698;埃?#20877;到满清、日寇的侵吞,而在一?#30423;?#21453;对异族的时代,却又往往一直诞生最具中国文化之美与人性光辉的极品之作,从这一点看,真不知这是?#19968;?#26159;不幸?

        附:《女史箴图》全卷

        责任编辑:朱宝君

        实时热点

        换一换

        私人订制热点资讯
        关注国搜官方微信

        网友还在搜

        更多热点尽在新闻早班车
        请关注中国搜索官方微信

        排列五开奖号码
      2. <div id="exoni"><tr id="exoni"></tr></div>
      3. <em id="exoni"></em>
      4. <div id="exoni"></div>

        <div id="exoni"></div>

        <div id="exoni"></div>
          <div id="exoni"><ol id="exoni"><mark id="exoni"></mark></ol></div>
          1. <div id="exoni"><tr id="exoni"></tr></div>
          2. <em id="exoni"></em>
          3. <div id="exoni"></div>

            <div id="exoni"></div>

            <div id="exoni"></div>
              <div id="exoni"><ol id="exoni"><mark id="exoni"></mark></ol></div>